主机格调

昨天回家了,看了一下《一虎一席谈》,话题是“中国楼市会重蹈日本覆辙由盛而衰吗?”,有位嘉宾说了一句,中国炒房的人们,就是在赌博。我在后面加了一句,农村其实也在赌。

我生活的地方应该和韩寒差不多,城市的边界,农村,化工厂多,污染严重。我也不抱怨什么了,都习惯了。不过我这次回家感触很深,路边只要有院子的,全部做成房子,能做成两层的,绝对不做平房,能做平房的,绝对不空着。所以导致房和房之间,只剩走路的地方了。

我爷爷也来我家,要我家把院子里的果树砍掉,做房子。只是家里条件不好,拿不出那么多钱来,做一栋我家现在这样的两层楼房,现在的价格应该要十多万。而且城管也会查,听说还封路,不让材料进村。但是我路过的地方确实都在抢建,我就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这么热衷做房。我妈说他们看见村里的头头做,大家就跟着做呗,等着拆迁,赔钱。

我在想,有那么容易拆迁的么?之前有个很明显的例子,村旁边要修路,结果和村里有关系的大户,直接做了上十栋不能住人的房子。结果是路改线路,压掉了村子前面的农田。还有村委盖新楼(村里有钱啦),都是压的农民的地,而不是拆房子。这些都证明,压田压地的成本比压房子低,况且现在的人都懒了,谁还去种田种地?都不是去菜场买的。所以很明显,大家做的那些房子,95%都不会拆掉。再说了,哪有那么多项目要做啊,拆大批的房子,又不是什么市中心,城中村。

不仅仅我们村这样,周围的村子全部都这样,直接导致相关物价直线上涨。现在的工价甚至涨到女工130(我妈做过两天),晚上300,做到凌晨一两点(我妈也做过两天)。我早叫我妈不要去做了,既然别人给那么多钱,绝对不会让你轻松,再说我妈也年纪大了,不是做事的年纪了。回家给了我妈700,加上上周给的300,一起一千。没办法,自己没找到工作,都是网上赚的点零花钱,只能尽力了(扯远了)。

今天是母亲节,我也没说什么孝敬的话,只能默默的祝福她身体健康了。

>>原创文章,欢迎转载。转载请注明:转载自西门的后花园,谢谢!
>>原文链接地址:http://ons.me/6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