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机格调

又是凌晨,呵呵,真巧。写完博客正好睡觉。

吃完午饭聊了会天,骑着家里的电瓶摩托车出去剪头发。回来的时候,想起来一直都想去江边看看。虽然我家住在离江边还蛮近的地方(农村),但是我已经好几年没去过江边了。所以就继续骑着电瓶车往江边走。

路过我小时候学会游泳的湖,湖上面修了高速公路,湖里也不再养鱼,而是改为养莲藕和莲蓬。现在这种情况自然是不能下水游泳了。

游

这个湖其实还蛮大的,陪伴了我小时候好几年的暑假。一开始小的时候得偷偷来玩水(不叫游泳),因为大人知道了怕小孩掉到水里了,所以经常有家长过来找自己的孩子。而到了六年级升初一,没有暑假作业,基本上每天都泡在水里。年龄大了一点,家长也没那么担心了。

游

路过一头水牛,现在已经很少有水牛了,因为我们这边的人也很少种田的。小时候基本每家都种田种地,不是为了卖钱,只是供应自家,所以那个时候水牛很多。仔细看水牛脚下白色的,其实是一只类似鹤的鸟。夏天水牛应该牵到有水的小池塘旁边才对。

游

终于骑到墩船(音译,就是固定在江边的大船,提供货船停靠卸货的船)上了,这里早已经没有大概十五年前繁华了,卸货的船只也很少,不过还是一直都有的,没有停过。

游

从船上看江旁边的山,山以前被炸过,卖石头。虽然早已经不炸了,但是伤痕还是清晰可见的。引桥的油漆脱落已经没人管了,一片狼藉、凄凉的景象。

游

从引桥上看岸边的江水,还是那么的黄。不过现在没涨水。

游

站在江堤上,这边是长江的下游,江边还有卖黄沙的沙站在工作着。记得2008年的时候,我还在这江堤上工作了一段时间。

游

长江的上游,也是山的方向。旁边还有运沙的汽车,由于一般都会超载,导致沙都撒了一地,路也都不成路了。

游

偶遇一辆现役的老式火车头,不知道还是不是烧煤的。

游

已经到了山的脚下,早已忘记有哪几条路可以上山。记得小学大概一、二年纪的时候,我们班组织爬山,到了山的最高地方有个小三角铁架,我和要好的同学还坐在上面拍照。现在照片不知道丢哪去了,而那铁架子,也早已经被无聊的人拆走当废铁卖了。

中间有个插曲,路过一片废弃的仓库的时候,在一个很隐蔽的仓库门口居然发现一个女孩子,大概二十一、二岁的样子,她看见我经过就走进去了。我不敢停留,因为肯定有其他男生在那里。如果同路有人我肯定会去一探究竟,所以当时就走了。回头想一想,是不是哪对情侣在那里打野战?

游

经过仓库的路边有很多桂花树,小学的时候一到秋天就喜欢和同学过来玩,主要是过来摘桂花回去的,有白色的也有类似橙色的。当然现在想起来真惭愧,当时损伤了多少桂花树啊!

一路都是用的M9拍摄的,感觉效果还行,压缩了一下就上传博客了。在博客里第一次发本地的照片,还是有点紧张的,如果知道我是哪里的,就不用说出来了。

很幸运小时候出生在农村,体验到很多有趣的东西;也很幸运出生在那个年代,最起码有自由自在的时间去玩。回头看看现在的小孩,我总会质疑他们到底有没有童年?童年的回忆很真多,相信说一晚上都说不完,而且还是开心的回忆,哈哈!

听妈妈说我们这估计近几年要集体搬迁,搬到新的地方是那种小区房。其实我和妈妈都不怎么想离开这个地方,虽然很脏,虽然条件不是很好,但却保存了很多美好的回忆。试想老了,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,指着工厂对老伴说这里曾经是我的家、这里曾是我玩水的地方,我都不敢想……

>>原创文章,欢迎转载。转载请注明:转载自西门的后花园,谢谢!
>>原文链接地址:http://ons.me/323.html